揭秘德送习“中国地图”真实面目 或藏深意

发布日期:2019-10-02 03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出访欧洲的习收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礼物:“这是1735年德国绘制的第一幅精确的中国地图。”

  这份特殊的礼物引发网友极大的好奇心,有网友搜罗出一张地图,图中的中国版图比现在要大得多,不仅外蒙属华,连外兴安岭和巴尔喀什湖附近都是中国的领土。

  不少网友依据这幅地图展开联想,猜测默克尔是在用地图暗示中国,在领土问题上要更加谨慎。

  大公网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称,默克尔赠送的地图,是一张18世纪德国著名地理学家霍曼及其家族成员哈斯“接力”制作并保留的地图。

  有媒体贴出了这份地图的图样,内容是康熙初年的汉地15省:地图只绘制了承袭明代的汉地,不含边疆满蒙藏青疆等军辖区和盟旗,因此不能称做中国地图,而只能称中国汉地十五省图,那时的湖南、湖北还只是湖广;江苏、安徽还是江南省;陕西、甘肃还是陕西。

  原图基于1735年法国人杜赫德首次出版的中国地图册《中华帝国全志》。据悉,法国地图学家德•安维尔在1734年作出了这幅地图。 而德•安维尔的地图又源自于清朝康熙皇帝的《康熙皇舆全览图》。1708年由康熙帝下令编绘,以天文观测与星象三角测量方式进行,采用梯形投影法绘制,比例为四十万分之一。地图描绘范围东北至库页岛,东南至台湾,西至伊犁河,北至北海(贝加尔湖),南至崖州(今海南岛)。绘图人士有耶稣会的欧洲人士和部分中国学者、等十余人。

  那么,既然这份默克尔版的中国地图最终还是来自中国人的测绘成果,不少网友可能更加好奇:在科技手段尚不发达的清朝,康熙帝为何萌发制作中国地图的念头?泱泱中华大地该怎么测量?如此大手笔的测绘工程又是如何完成呢?

  在明末之前,中国从未出现过世界地图。虽说在元时,扎马鲁丁在制造地球仪时谈到了海陆的分布,但没有具体的世界各大洲和大洋的名称。那时中国人只知道亚洲,部分欧洲、非洲的知识,而对其它几乎一无所知。中国人对世界的完整认识,源自传教士带来的世界地图。

  在中国,第一张世界地图是由利玛窦传入的。利氏来中国所携带的物品中,有一单张的世界地图和成册的西方世界的地图集。这张世界地图名《万国舆图》,他将之挂在肇庆住处的客厅内。这可认为是中国人最早看到的世界地图。

  当时的肇州知府王泮在利玛窦住处看到了这张地图,极为震惊,要求将之译成中文,以便刊印。利玛窦将原图放大,在1584年完成了中文标注,遂即出版,地图取名《山海舆地全图》。可认为这是在中国仿制的第一张世界地图。

  在原图上,地图的中心经过非洲的好望角,中国被挤到了图右边一不显眼的位置。王泮看后不满意。利玛窦根据他的意思,将中国置于图的中央。原图上中国部分还画的很简略,而《山海舆地全图》于中国海岸线、城市山脉和水系则画的比较翔实。这是因为利玛窦在标注过程中,参阅了大量中国图籍。虽说有不少标注欠精确甚至错误,但限于当时的条件,已是再好不过的了。他在一条注释中说:“中国的附属地区非常多,我仅指出了一些山脉、江河、省划及其他行政单位。有关其他情况,请参阅中国各断代史的各地方志。”

  利玛窦将西方世界地图传入我国的同时,也将西方先进的地理学知识和测绘技术介绍进来,为我国近代地理学、www.045118.com,制图学的发展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。他介绍的地理学知识主要是大地球形说、地球海陆分布五大洲、四大洋说、地球气象结构五带说。其次,利玛窦的地图首创了一些地理学名词和国外地名的汉译法。有些译名一直沿用至今,如地球、南北极、北极圈、赤道、地中海、尼罗河、罗马尼亚、罗马、古巴、牙买加、加拿大等。

  利玛窦又是第一个将西方测绘技术介绍到中国的外国人。2018年香港王中王正版挂牌彩图论坛,他说的“西式绘制”即投影作图法。投影测绘要测量经纬度,以经纬度确定某地的地理方位,这要比中国古代人传统用的“计里西方”定位法精确。利玛窦在来中国途中沿途测量经纬度。他在中国境内旅行,每到一地也都测量它的经纬度,是他教会中国人使用经纬度定位法。

  康熙年间开展疆界地图测绘的意图,萌生于中俄《尼布楚条约》签定过程中。爱新觉罗•玄烨发现他虽然曾派人到黑龙江入海口地区勘查过,但地图上所绘过于简略、粗糙,不利于边界谈判,加之外国传教士趁势建议,引起康熙对疆界以至全国地图测绘的重视,将其作为防止外敌的侵略,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一项重要措施,亲自主持进行。

  为确保这次测绘工作取得成功,清廷作了充分准备。康熙帝亲自向传教士学习数学和测量知识,派专人去广州购买仪器,在他亲征噶尔丹及巡游各地时,让人随地测量各地经纬度。康熙预先为这次测绘确定了测量方法,统一了固定的测量尺度——以工部营造尺为计量单位,以营造尺18丈为一绳,十绳为一里,即一里合180丈和1800尺。有了这个统一的规定,里的长度单位才固定下来,而某地至某地的距离里数才具有一定长度的意义。

  《皇舆全览图》自1702年开始测试,到1718年将完图进呈皇帝,历时十余年。测绘范围超过1000万平方公里,就规模和广度而言是中外历史上所未有的,也为清末民国所不及。绘成的《皇舆全览图》是经实地勘测,并用天文、大地三角测量等先进科学技术完成的全国性的、内容详尽的、也最精确的地图。正如李约瑟所赞誉的那样——“它不只是亚洲当时所有地图中最好的一幅,而且比当时的所有欧洲地图都更好、更精确”。

  在这次全国大地测量前,我国绘制地图传统画法有两种,一是以平面地图为基础,采用矩形网格坐标,计里面方的作图法,二是采用形象“对景图”画法(即把山形象地绘在图上,具有方位意义的地物按其特征形象绘)。这样绘成的地图因没有统一的标示和精确的比例,图上显示的各地点之间距离和位置精度不高,且位置的标示偏于文字说明,使地图容量缩小,查询起来也不方便。这次传教士开始使用三角经纬度定位法,是西方测量方法在中国的第一次运用,这是中国绘制地图及掌握地理方面的基础性工作,直到民国初年,中国绘制地图—直是以康熙、乾隆朝传教士绘制的《皇舆全览图》、《乾隆内府舆图》为依据。即便是解放后我国绘制的中国地图,不少地区的内容仍未超出其范围。

  传教士传进的西方绘图法——所谓三角测量法,即在地图上按一定条件选定一系列点,构成许多相互连接的三角形,然后在已知的点用望远镜观察各方向间的水平角,并精确地确定起始边长,以此边长作基准线,推算其它各点的经纬度坐标。在实测时,由于采用三角测量是返回复测,递推互较,所以在地图上所绘的各地位置,凡离中经线较近者,其比例及方向距离都极精确,只有离中经线远的地区因用梯形投影,致使方位和距离有些差误。

  三角测量法需和天文观察相合,其实施步骤是:先用天文观察方法测得一部分地点的经纬度。传教士们使用的天文观测方法有四种:一是用太阳观察,确定各点的经纬度;二是用月食观测确定;三是用木星遮掩某恒星观测测定;四是用木星第一卫星观察确定。这四种方法中常用的是后边三种。以天文观察确定若干个基本点后,教士们再采用三角测量方法推算出其它各点的经纬度。他们用这种方法测绘的全国经纬度点有630个,这,630处中,只有少部分是用天文方法直测,绝大多数点的经纬度是用三角测量法推算出来的。

  当《皇舆全览图》被藏于内府,只有少数人能看时,传教士却把它寄送到欧洲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成为欧洲出版中国地图的参照本,图上的630处地点的经纬度数经常被国外地理学家在其著作中转载附录,图也被大量改编、翻印。法国地理学家就在1735年将《皇舆全览图》编成《中国全图》,载于杜赫德的《中华帝国全志》,1737年又重新编印出版,题名为《中国新图》。

  (本文内容参考《地图测绘与中国疆域变迁》,牛汝辰著,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。)